黄色小说TXT下载网站

VR無線化的繁榮背后 是巨人英特爾的落寞

來源未知

DisplayLink、TPCast、KwikVR、QuarkVR……為 VR“掐線”的方案一時間涌現出許多,其中和巨人英特爾合作的 DisplayLink 盡管名聲不大,但這也是家“十年老店”。但我的問題在于英特爾在這次合作中占據了何種地位?他們又為何要做這些? 無線化的未來 1999 年 7 月 21 日,美國紐約,蘋果 Macworld 大會。史蒂夫·喬布斯把桌上閃亮的新款筆記本電腦 iBook 拿起來走了兩步,并且在瀏覽器中打開了 CNN 新聞網。接著他將從同事手中接過的呼啦圈繞過 iBook,就像 iBook 是要減脂的腰。臺下歡呼之聲喧囂鼓噪。 2017 年 2 月,西班牙巴薩羅那,世界移動大會。Dislplaylink 與 TPCast 分別展出了兼容 HTC Vive 的“掐線”之作。 在 VR 頭顯硬件領域,除了現存的三大頭顯,其他尚未正式推出消費版的產品有何共同點?無論是 Oculus Santa Cruz,還是英特爾 Project Alloy,以及谷歌 Daydream 與 Vive、聯想合作的頭顯一體機——它們都脫離了 PC,從這一角度看,阻擋在硬件制造商面前的只有喬布斯也憎恨的那根線。 搭配智能手機的移動 VR 天生就是不受線束縛的,但如同游戲主機的“硬核玩家”看待手機游戲一樣,移動 VR 的體驗對于部分 VR 受眾來說是不完整,甚至低級的。另一方面,市面上在售的以 ARM 架構處理器為核心的一體機與移動 VR 在本質上無異。PC VR 是對性能和體驗的高追求,而為 PC VR 掐線成為了不少人的訴求。 掐斷連接 PC 和 VR 頭顯多根線的要求是什么?究其根本為兩點:數據和圖像的編解碼、處理能力,以及通信技術。這恰好對應了 DisplayLink XR 的兩方打造者:DisplayLink 和英特爾。 DisplayLink XR 的通信技術基于 WiGig,這是一個推動高速無線網絡的工商組織,致力于推動在無需執照的 60GHz 頻帶上運行數千兆比特速度的無線設備數據傳輸技術。英特爾正是該組織的董事成員。 HTC Vive 無線方案 DisplayLink XR 那么 DisplayLink 是誰?前身為 Newnham Research 的他們已經有十多年歷史,其最主要的研究是基于 USB 傳輸影像的軟硬件。兩位創始人都在互聯網歷史中占有一席之地。Martin King 是幾乎每個人都用過的 T9 輸入法的發明人之一,James Quentin Stafford-Fraser 發明了 PC 用的網絡攝像頭。在長久的時間內,DisplayLink 積累的大量圖像處理經驗是能完成 VR 無線化項目 DisplayLink XR 的重要組成。 在今年的一次采訪中,談到為什么會從基于工作站和企業的 USB 圖像拓展業務轉移到 VR 無線化,CEO Graham O'Keeffe 說:“當你搖動鼠標而顯示器上的光標不動的時候你會抓狂,這就是我們要解決的技術問題:如何將影像盡可能高質量地壓縮并低延遲地傳輸。而當我們驚嘆于 VR 的效果之余又把目光聚集到了那根惱人的線身上?!彼麄冎涝诂F有的研究和 VR 無線化之間肯定有某種聯系。 事實也的確如此。 和 DisplayLink 一樣,國產的 TPCast 同樣使用了高頻段的 60GHz,在目前的階段內,已經出貨的 TPCast 和預計年底到明年完成的 DisplayLink XR 的實際體驗都得到了稱贊。而要做到大量數據的低延遲傳輸,使用高頻段的無線標準有直接利好。DisplayLink XR 所使用的 WiGig 不同于常用的 Wi-Fi,后者很容易受到干擾,比如當同一網絡環境下聯網設備增多,信號就會變得很差。5GHz 的 802.11ac(另一家無線 VR 方案制造商 KwikVR 所使用的) 用類似“新開一條路”的方法改善了這一狀況,但 Wi-Fi 的設計傳輸速度仍然不適合高質量的 VR 數據傳輸,1.1 版本的 WiGig 最高可以 7 Gbit/s 的速度傳輸數據,這幾乎與 8 個頻段的 802.11ac 一樣快。 但高頻的物理短板在于傳輸距離。就像低頻聲波遠比高頻聲波在現實環境中傳播的距離要長,WiGig 的距離限制非常之大。當然,這對于本就限制在一個普通房間范圍內的 Vive 來說并無大礙。 無線網絡頻段覆蓋范圍的簡圖 和 TPCast 不同的是,DisplayLink XR 不準備推出消費級產品,而是將參考設計授權給第三方的 OEM。另一家 VR 無線化推動者 Peraso 同樣也與 WiGig 聯盟進行了合作,打造類似的解決方案。TPCast 對技術持保密狀態的問題在于:VR 無線化的必然會讓未來的頭顯標配類似的方案,就像筆記本電腦無線化一點都不值得奇怪那樣,核心技術并無優勢的公司能否抵抗行業標準化推行的趨勢?如 Valve 的 Gabe Newell 所言:“我預計 2017 年無線是 VR 的附加配件,2018 年將成為集成的功能?!? 看上去 VR 無線化的推動已經有了技術和制造生產的支持,“剪掉辮子”指日可待,但我對于 DisplayLink XR 仍然有一個問題。英特爾的老對手 AMD 借助機器學習爆發產生對 GPU 的瘋狂需求而從中獲利,今年早些時候又收購了無線 VR 芯片廠 Nitero(方案和上述公司都類似),對 VR 發起挑戰,英特爾真的要對“千年老二”放任不管嗎? 英特爾的現在和未來 這個問題的答案并非一句話。當英特爾用“我們有 x86 處理器”回應蘋果對 iPhone 的要求時,他們就錯過了移動互聯網的大潮。PC 時代并未完全結束,但英特爾的核心業務已經收到了嚴重沖擊。根據日本最大投資銀行野村的數據,在 4 月份到 6 月份的這個季度,三星芯片銷售額估計會達到 151 億美元,超過英特爾的 144 億美元的銷售額估計值。而只要內存芯片價格在下半年不急劇下滑,三星全年的銷售額也有望超越英特爾,一躍成為行業領跑者。三星 2017 年的芯片銷售額預計會達到 636 億美元,英特爾估計會為 605 億美元。分析師指出,由于消費者想要更強大的智能手機和其他連入互聯網的設備,內存芯片價格出現暴漲,這是三星勢頭增強的最大原因。除了內存,處理器方面移動市場被 ARM 及高通瓜分。 在英特爾仍然保持優勢的服務器領域,它正逐漸成為附加價值最低的那一個。造成這種影響的仍然是技術演進引發的變遷。英特爾是最大的服務器核心銷售商,但云服務方面亞馬遜、谷歌、阿里巴巴才是價值鏈頂端的集團。更為重要的是亞馬遜、谷歌和 Facebook 都有針對機器學習的專用芯片,即便專用芯片暫時無法推廣,英偉達甚至 AMD 也是機器學習的重要選擇。更何況 ARM 及高通早已對服務器市場虎視眈眈。 英特爾帝國的建立基石是 PC 產業,英特爾也許能夠將芯片價格的售價調低以謀求變化,但最終他們的命運仍然掌握在市場手中,這是無法憑借一己之力改變的。 于是英特爾開始著眼于未來,收購 Mobileye 和 Altera、發展 5G、推出 Project Alloy、參與 DisplayLink XR,將自己的籌碼廣泛播撒。 但時代是不斷跨越警示線的洪水,英特爾能撐到開花結果的那一天嗎?
黄色小说TXT下载网站